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盘点今年全球最贵的艺术品,为无价的艺术打出价格

2022-08-27 22:28:48 1233

摘要:从2019年到2021年末,两年时间,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,我们好像也不得不与艺术拉开了些许距离。很多令人心动的展览和艺术活动,不得已取消,艺术品行业受到了直观的影响,这也导致了2020年全球艺术品拍卖实际成交价在多年来,首次未能突破1亿美元...


从2019年到2021年末,两年时间,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,我们好像也不得不与艺术拉开了些许距离。很多令人心动的展览和艺术活动,不得已取消,艺术品行业受到了直观的影响,这也导致了2020年全球艺术品拍卖实际成交价在多年来,首次未能突破1亿美元。

但,人类对艺术的追求,是永恒的。2021年,艺术品拍卖实际成交价再次突破1亿美元大关,而同时,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也推动了NFT领域的发展。这个全新的方向,或许能为疫情下的艺术界,带来另一种助力。

在这一年里,‘无价艺术’的价值,再一次拥有‘有价’的标签。不知在2021年的拍卖会上,最贵的十件艺术品是否再次超过了你我对艺术的想象。

这是今年拍卖会上最贵的作品,也是同年唯一一件成交价突破1亿美元的作品,巴勃罗·毕加索作于1932年的肖像画《坐在窗边的女人》。在5月的美国佳士得拍卖行,以1.034亿美元高价成交,整个拍卖过程仅用时19分钟,这也表明了艺术品行业的恢复。

这幅色彩鲜明的画作,以毕加索的情人玛丽·德蕾莎·沃尔持为主角,其价格超过了毕加索另一幅描绘情人朵拉的画作《朵拉与小猫》,一举成为第五幅成交价超1亿美元的毕加索画作,而后者以952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于1941年。

佳士得二十一世纪艺术晚间拍卖会见证了今年第二高的拍卖纪录:让·米歇尔·巴斯奎亚1983年的杰作《既然如此》以931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。而巴斯奎亚的作品价格,从1982年至今从未跌过。

《既然如此》是巴斯奎亚标志性的三幅“骷髅头(Skull)”系列巨作中的最后一幅,该系列的第一幅画作是1982年的《无题》,在2017年以约1.105亿美元的价格成交,至今仍维持着巴斯奎亚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,也是美国艺术家在拍卖会上最昂贵的作品。

作为最后一件私人收藏的桑德罗·波提切利作品,《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》在今年苏富比年度西洋古典艺术周上重锤落定,以9218万美元的价格成交,打破波提切利的个人纪录,成为拍卖史上有记录以来古典大师作品的第二高价。

这幅作品是已故纽约房地产大亨谢尔顿·索洛的收藏,1982年,他在拍卖会上以130万美元买下,此后数十年的时间里,这件作品升值了71倍。

因地产大亨的离婚而促成的单一藏家“麦克罗威收藏”专场拍卖上,《No.7》这幅令人惊叹的罗斯科作品以8246万美元的价格成交,创下该艺术家有史以来第二高的拍卖纪录,仅次于2012年以8680万美元成交的《橙、红、黄》。

这场拍卖会呈现了35件作品,总成交额达到6.75亿美元,近七成的拍品都已超越高估价成交,并斩获了“白手套”的殊荣——本场拍品全部成功售出。

这一件上榜的阿尔贝托·贾科梅蒂悬空雕塑——《鼻子》,同样来自麦克罗威收藏。这件作品是拍卖会当晚成交价第二高的拍品,以78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。

《鼻子》最终卖给了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,拍卖结果也让该雕塑成为贾科梅蒂作品拍卖价格的第四名,而这位瑞士国宝级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前三名均超过了1亿美元

这幅文森特·梵高的迷人风景画创下了佳士得已故石油大亨埃德温·考克斯印象派艺术收藏拍卖的最高纪录。考克斯的收藏包括了皮埃尔-奥古斯特·雷诺阿、保罗·塞尚和皮埃尔·博纳尔等艺术家的作品。

《橄榄树和柏树间的木屋》结合了橄榄树、旋涡笔势、强烈的天蓝与绿色等各类梵高标志性元素,击败了塞尚和梵高本人的一些强有力作品,获得了本次拍卖会的最佳成绩,并在梵高目前的拍卖排行榜上跻身前四。而作为考克斯收藏的一部分,当晚上拍的其他梵高作品也卖得不错,《麦垛》和《叼着矢车菊的年轻男子》都超过了最高估价。由此可见,市场对梵高晚期作品的兴趣正在复苏。

另一位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作品在苏富比的春季拍卖会上以703万美元的高价成交。《睡莲》于5月的晚间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会上拍出,是克劳德·莫奈代表性艺术手法的最佳范例——画作充斥着莫奈慵懒的笔触和梦幻般的色彩,当然还有他心爱的睡莲。

7000万美元的最终落槌价使《睡莲》在莫奈的十大拍卖佳绩中稳居前列。作为莫奈拍卖价格第五高的佳作,《睡莲》比第四高的落槌价差了1000万美元,但比2015年苏富比拍卖会上的另一幅睡莲画作高出了1500万美元,这一最新拍卖结果是莫奈作品市场上升趋势的绝佳佐证:他拍卖会排名前五的记录中,有四个是在过去五年里创下的。目前排名第一的作品是1890年的《干草堆》,在2019年以1.107亿美元成交。

这件 NFT 以高达69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,可谓今年艺术市场上的最大新闻。作品由艺术家迈克·温克尔曼(又名Beeple)的《Everydays》系列作品组成,作为今年春天佳士得拍卖会上第一件由大型拍卖行出售的 NFT,Beeple 的这件作品意义深远。

《Everydays》开始竞价时只有100美元,但在接下来的几周里,它的价格顺利突破100万美元,并以9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提前收官。从那以后,竞价飞速增长,最终以6390万美元的惊人价格落槌,使 Beeple 成功跻身拍卖会上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前三名,与大卫·霍克尼和杰夫·昆斯齐名。我们至今仍能感受到此次“云霄拍卖”的后坐力,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,《Everdays》6930万美元的拍卖佳绩成为了一个不断闪烁的霓虹灯信号,表明在如今的数字时代,人们普遍渴望新的艺术收藏和传播模式。

这幅同样来自苏富比麦克罗威拍卖会上的杰克逊·波洛克画作以61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,比其最低估价高出了一倍多,成为有史以来拍卖会上最昂贵的波洛克作品。尽管这幅8英尺高的单色姿态画价格在本次拍卖会上仅位列第三,但它仍成功打破了2013年创下的5840万美元最高记录,可谓近段时间以来最喜人的波洛克拍卖成果。

2018年,数幅标志性的滴水画曾以高达55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,但此后几年里,波洛克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一直徘徊在较低水平。此次拍卖对这位抽象表现主义代表人物的市场来说是个好兆头,同时也为麦克罗威收藏破纪录的价格高位推波助澜。

这幅赛·汤伯利于2007年创作的无题画作充满活力,是苏富比11月举行的麦克罗威拍卖会上售出的另一幅20世纪标志性作品。作为一幅近20英尺的晚期作品,画布上布满了汤伯利的动势作画痕迹。画作的最终成交价接近估价的上限,以5890万美元落槌,成为拍卖会上第三昂贵的汤伯利作品

这位已故艺术家目前的拍卖佳绩大多来自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的标志性创作时期。在此期间,他创作了风格更为语焉不详、行云流水的作品.汤伯利目前最高的拍卖纪录,就是由 1968年绘制的《无题(纽约市)》创下的—— 2015年,这幅佳作以700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。此次喜人的拍卖成果,再加上2017年以4640万美元成交的同时代作品,都清晰地说明了一点:市场对这位艺术家晚期作品的兴趣或许正在升温。

回顾2021的艺术品拍卖市场,无论是古典艺术还是现代佳作,亦或是为我们打开新世界的NFT艺术品,我们对艺术蕴含的独特美感有着难以抵抗的喜爱与热烈的追求。

一个个亮眼的拍卖成绩也恰恰说明了艺术市场正在逐渐回暖、升温,参与其中,你或许就能收获无价艺术所带来的惊人价值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